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鉴赏 > 这场围绕中国摄影生态的讨论,是否印证摄影已迎来最好的时代?

这场围绕中国摄影生态的讨论,是否印证摄影已迎来最好的时代?


1529377405435566.jpeg

  “塑造中国当代摄影生态”对谈现场。图片:致谢三影堂

  6月16日,在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展开了一场以“塑造中国当代摄影生态”为题的对谈。作为“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期间系列活动,本次论坛由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主持,当代摄影家、三影堂艺术中心创始人荣荣、艺术收藏家、光社影像中心创始人王珺和青年摄影家陈哲参与对谈,他们以各自不同的视角围绕中国当代摄影现状、如何塑造可持续的中国当代摄影生态,以及如何构建有利于青年艺术家发展机制等话题进行了深刻讨论,并与前来参与活动的观众分享了各自的行业经验与心得。

  解读中国当代摄影生态现状

  如今全民摄影的时代,对摄影而言,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人人手握智能手机的二十一世纪,摄影已是一件随时可以发生的自然行为,微博、朋友圈、Instagram上每分钟都推送着千万张新照片,摄影也因此成为了普通人接触所谓艺术最迅捷的途径。尼尔普斯对于该技术发明最初的目的仅是复制和记录,然而它操作简单的性质却对绘画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威胁;波德莱尔在1959年形容摄影为“艺术最致命的敌人(Art’s most mortal enemy)”。幸运的是,顺着特有的发展轨迹走至今日,摄影已然成为一种重要的艺术媒介。而相较于传统艺术形式,其在当代艺术范畴中依旧处在相对边缘的位置。

1529377464851996.jpeg

“塑造中国当代摄影生态”对谈现场。图片:致谢三影堂

  “我很庆幸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摄影活动当中,同时也目睹了中国当代摄影这10年间发生的种种变化,但我心里所希冀的,其实是更大的变化。”荣荣在对谈中坦言道。的确,不论是从中国专业摄影机构的数量和规模、专业程度的定义及门槛的设置、还是从国内教育机制的侧重点考虑,摄影都还不足以称之为占有一席之地。

  张然提及一份艺术市场的拍卖年报显示,中国藏家所购买摄影艺术拍品的份额仅是美国藏家对于同类拍品的四十分之一。藏家作为整个产业链条中的重要环节之一,他们的喜好与观念直接影响着摄影的前景。藏家群体对于摄影艺术作品的认知存在偏差,最基础的一点是因可复制性而质疑这类作品收藏的价值。人们关注一些摄影作品,好奇的却是所使用的器械和参数,好像摄影无关技法,只是金钱堆砌的成果。人们知道底片可以任意冲洗,但却忽略了那些仅于某一瞬间能捕捉到的人文情怀是一去不返的。王珺认为:“藏家、艺术家、机构、从业者共同组成了一个漏斗,只有漏斗的基数大了,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了,摄影也才能继续往前走。”

1529377484903070.jpeg

“塑造中国当代摄影生态”对谈现场。图片:致谢三影堂

  艺术教育为重中之重

  正如王珺所说,“如果藏家是市场的主角,那么艺术家就是摄影生态的缔造者,他们需要一个出口。”。而如今在中国,摄影师群体还未有“家”——国立美术馆的摄影厅几乎空白;美术院校内的图书馆对摄影书目的收集全然不足;国家级艺术大展中也难见摄影艺术的身影。当高校学生在面对胶片的惊喜程度仍不亚于孩童时,我们不得不去反思摄影专业知识普及的不足与匮乏。“除了重视体力、耐力与勤奋的培养;美国教育要优于国内的一点是对艺术性研究(Artistic research)的强调,它教会艺术家以谦卑的态度去面对创作想法,并独立建立起横纵成轴的思考模式,这一点也是国内教育应当参考和研习的。”青年摄影家陈哲如此看待。

  作为80后青年摄影家,陈哲分享道:早年的中国摄影圈没有线下活动平台,也没有具体事件去聚集人们的目光。摄影爱好者、摄影师和相关从业者仅能零散活跃在Fotoyard、豆瓣等线上网络社区中。“无论是我们这一批国外读书的年轻人,还是在国内创作的摄影师,以及刚刚萌芽的私摄影……大家都在静静创作、各自摸索,却一直没有聚在一起的机会。”信息的封闭不互通使得摄影业处在相对闭塞的状态之下,难以得到推进和发展。

1529377510447983.jpeg

  对谈嘉宾合影。(左起)收藏家&光社影像中心创始人王珺、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兼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青年摄影家陈哲、当代摄影家&三影堂艺术中心创始人荣荣。图片:致谢三影堂

  基于这种行业状况,荣荣和王珺均都认为摄影教育的发展与普及是重中之重。光社影像中心专门设置了图书馆和教室,定期邀请马格南摄影大师前来进行教学讲座,并与国内高校合办一些教育课程进行交流;而三影堂摄影奖的设立,不仅仅是支持了新生代摄影艺术家源源不断地去创作,更重要的是作为年度事件将天南海北的摄影人士都聚集到一起,给予他们了一个能够就同媒介探讨心得、零距离欣赏优秀摄影作品的平台。作为2011届的获奖人,陈哲已由一个初出校园的摄影系毕业生转变成为拥有独立创作能力的艺术家、摄影师。“三影堂摄影展是个不断积累的过程,给了摄影这个本身小众的圈子归属感和家庭的氛围。

  首个十周年的中国摄影奖

  “你不是拍照片,是制照片。只有好照片,没有好照片的准则。不是每个人都信任绘画,但是人们相信摄影。”

  —— 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

  总有人对摄影的力量深信不疑。2007年,荣荣与映里建立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扎根在了北京草场地。次年,以4位年轻摄影艺术家的群展“外象”为契机,三影堂首次对外发布公告,开始了摄影奖评选及展览作品的征集。十年时间,经历“临点”、“交汇”、“万相”、“跨越”、“实相”、“无相”、“离相”、“无量”、“寓言”和“起承”,三影堂摄影奖吸引了全球近5000位华人摄影师及艺术家的投稿参与,并发掘了共计超过200位青年摄影师及艺术家入围参展。

1529377553958030.jpeg

1529377553955617.jpeg

三影堂“十年:十方特展” 展览现场。图片:致谢三影堂

  荣荣在谈及三影堂摄影奖时表示,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动摇的,除了三影堂团队对摄影这门艺术的原始热情外,就是始终如一的标准和水平:“国际评委的存在是十分重要的,他们的品质和经验奠定了评选的基准。展览曾经邀请到的西蒙·贝克和托马斯·鲁夫等知名的艺术界大师都是第一次来到中国,我希望给这些权威人士了解中国和中国艺术家的机会,也希望把这些年轻艺术家推向世界舞台。”

  三影堂“十年:十方特展” 遴选过往十届中最具代表性的38位青年艺术家,展示他们后续的的新作,获奖经历作为漫长创作历程中的小插曲,并没有令他们停下追求艺术的脚步。策展人沈宸认为:“本次特展的意义在于没有去定义什么是当代摄影或者什么是中国摄影,每位受邀的艺术家都最大化地展现了摄影的某种可能性。它告诉人们摄影不止是一个纪实的工具,它可以被艺术家用创新激发出多元可能。”这也是本次特展希望带给每一位观者的印象:生动、丰富、没有光环、回归本心。

1529377603564044.jpeg

三影堂“十年:十方特展” 参展艺术家合影。图片:致谢三影堂

  多年以前,艺术史家、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就曾称三影堂的成立 “完全出于理想主义,是一件相当浪漫的事儿”。没人想到,这件浪漫的事不仅延续了下来,还风风雨雨地走过了十几个年头。三影堂摄影奖的获奖者也都对这次特展产生了一种未泯的情愫,在青年摄影家陈哲看来,“当年的新朋友如今成为了老朋友,而老朋友又做了新作品。初心、坚持、勤奋都是有关艺术创作最基础的组成,也是三影堂摄影奖让我最为动情的部分。”


“双线会展”就是打造线上“数字展会国际博览中心”,利用“互联网+”创新传统会展业发展模式,实现线下+线上会展的“双线融合”。为会展行业和观众提供线上会展整体解决方案和服务。有利于实现和促进整个会展行业打造“二维会展空间”的发展愿望

  掌上世博平台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专业数字化展会运营服务平台,主要目标是为会展行业升级创新提供整体互联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