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鉴赏 > 如何在美术馆中策划公共教育项目?听听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经验

如何在美术馆中策划公共教育项目?听听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经验

  如今,公共教育正成为越来越热门的话题,美术馆也越来越看重这一功能。如何在美术馆中策划公共教育项目?英国皇家美院艺术与建筑课程导师、前泰特现代美术馆公共项目高级策展人安德鲁·布莱顿6月4日来到西岸格楼,与美术馆从业者分享他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经验。

  泰特现代美术馆向公众开放第一年就迎来500万观众,尽管参观者众多,但是来参加公教项目的人却非常少。为此,安德鲁·布莱顿努力拓展这方面的观众,让公教变得和展览同等重要。 “对我来说,公共教育项目最主要目的不是教育观众,而是吸引大家一起参与到这种发散性的生活中来。我们邀请过很多有名的艺术家,有时观众并没有多少,有时候会请不那么有名的艺术家,来的人却非常多,这样艺术家触及的群体可能是年轻观众。我们同时也会邀请诗人、哲学家、音乐家等不同行业的人来做交流嘉宾,他们会激发艺术家的灵感。”

如何在美术馆中策划公共教育项目?听听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经验.jpg

  安德鲁·布莱顿表示,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公共项目一直反对这样一个观点:艺术是面向大众的。“我们不想让项目只是为了一个模糊的大众概念,而是将项目有针对性的做给对艺术感兴趣,并愿意为此付出时间和精力来了解和学习的人。”这一观点也引发了观众的好奇,并频频向安德鲁发问。他解释,在上世纪90年代,英国劳工党希望普通民众可以去参观美术馆、看芭蕾和戏剧,同时也希望他们去这些文化机构时可以很快消化吸收他们所看到的东西。“但我认为,无论展览还是戏剧,每个人都应该花时间和精力去学习,主动培养自己的欣赏能力,了解相关背景知识等,而不是将活动放在你面前就好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活动面向所谓的“精英”人群。安德鲁认为,美术馆公教项目是为了培养更多文化上的“精英”,而非通常意义上金钱和权力的“精英”。

  “在邀请公教活动嘉宾时,你永远都不知道你请来的嘉宾最后会表现成什么样子。” 安德鲁·布莱顿提醒从业人员,做公教项目应更多从观众兴趣点进行考虑。他会思考哪些在伦敦居住的艺术家是有趣的,或者可以发表有趣言论,尽可能找有趣的人来讨论。也有一些活动会关注艺术与全球化关系等大的主题,在选择嘉宾时必须非常谨慎,要注意不能被请来的人牵着鼻子走。他同时认为,来美术馆看展览、喝咖啡、买文创产品的人和参加公教项目的是不同的人群,公教项目应该培养自己的观众。

  尽管如今国内美术馆公教项目大都是为儿童而做,有趣的是,在泰特现代美术馆成人公教项目和儿童是分开的,安德鲁·布莱顿最早的头衔是“成人项目总监”,为了避免误会,才改成“公共教育项目”。他介绍,成人和儿童公教的主要区分在时间和空间方面,儿童主要在白天进行,有自己的独立空间,而成人主要在晚上,会使用剧场空间等。儿童公教项目往往考虑场地等时机的操作性,因为当展厅中有太多孩子时,必然会影响到整个场馆运营,给其他的参观者带来困扰。泰特现代美术馆也会制作一系列课程,针对特殊展览或者文学、哲学等各个领域,参加课程的很多是白天工作的人群,他们选择这些课程,是为了在新的环境中学到新的知识。

  英国的艺术机构项目大部分免费向公众开放,由政府财政支持,但安德鲁·布莱顿一直坚持要让公共教育项目收费。“收费是出于内部预算的需求,当一个机构面临财政上的问题时,首先受到影响的是不赚钱的部门,我们在定制公共项目收费标准时,也会参考类似项目的定价。”

  尽管明确打出了“如何在美术馆中策划公共教育项目”的主题,但这一分享活动更像一场交流会。安德鲁·布莱顿仅用短短十分钟结束了开场白,几乎把90%的时间都留给提问和讨论。他很享受和国内美术馆从业者的交流,偶尔也会因一个较难的问题而陷入思考。当被问到“什么样的人具备做公共教育项目的素质”时,他略加思索,笑着给出了一个不无英式幽默的回答,“最基本、最重要的是对艺术文化以及它的不确定性、有争议性、多样性有热情和信仰,不过如果你害怕在众人面前出丑的话就免了,还有就是不能喝酒。”


“双线会展”就是打造线上“数字展会国际博览中心”,利用“互联网+”创新传统会展业发展模式,实现线下+线上会展的“双线融合”。为会展行业和观众提供线上会展整体解决方案和服务。有利于实现和促进整个会展行业打造“二维会展空间”的发展愿望

  掌上世博平台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专业数字化展会运营服务平台,主要目标是为会展行业升级创新提供整体互联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