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鉴赏 > 晋国“玉组佩” 精美之玉谁人“佩”

晋国“玉组佩” 精美之玉谁人“佩”

  

1.jpg

题图为山西博物院馆藏文物玉组佩。(资料图片)


  玉组佩是一组美丽的饰物。精美的物件凝聚着精湛的技艺,展现出古人的智慧,却无法还原过往。它的主人是一位身世之谜难以破解的晋侯夫人。

  走进山西博物院的《晋国霸业》展厅,在一众铿锵青铜之中有一位温润的“谦谦君子”,他身材修长,气质高雅,每日在展柜中静候观众光临。走近展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位“君子”精微华丽,他通体为玉,每一块玉片的造型都巧妙别致,其间点缀有红色玛瑙和绿色松石,色彩温和典雅,他的名字叫做“玉组佩”。

  考古资料证明,中国早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就已经有玉器了。早在20世纪30年代,在浙江良渚文化的地层中,就曾发现一批琢磨玉器的残料。但中国玉器的起源,应当比这更早。可以说玉器脱胎于石器的母体,却远远超越了石器。它不仅是中国古人对物质世界的改造,更是人们精神世界中的精灵。从最初作为沟通人神的“神玉”,发展到象征王权的“王玉”,玉器不仅作为“美石”存在,更是一种美德的象征。春秋时期,人们将玉赋予人格化的特征,孔子更将“君子比德于玉”,文献中常常出现“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君子必佩玉”“玉不琢不成器”等词句,正是将玉人格化的体现。

  山西博物院馆藏的这件玉组佩,1993年出土于曲沃县被赵村晋侯墓地63号墓。这组玉组佩长两米多,共由204件玉器组成,有玉璜、玉珩、冲牙、玉管、料珠、玛瑙管等,其中玉璜最多,为45件,最大的璜长15.8厘米,是迄今见到的组佩中玉璜最多的。玉饰上的纹饰细腻,很多为双线勾勒,有双龙纹、双首鸟纹、人龙合体纹等,其下端各有一对玉雁和一对玉蚕,造型栩栩如生,为玉组佩增添了生机趣味,大概也是主人对破茧重生的向往。

  玉组佩又名“杂佩”“佩玉”,是由多件玉器串联组成的悬于身上的佩饰玉,是国君或高级贵族区别贵贱、等级的标志和象征。西周是等级鲜明的礼制社会,玉组佩是礼仪用玉的典型代表,人们佩戴成组玉佩后,若走路太慢,就没有相互撞击而发出的叮当美玉声,即所谓“其声不扬”;若走得太快,则撞击的叮当声会杂乱无章,即表示君子伦理失道;佩玉君子走路时不慢不快,方能使玉佩发出有节奏和动听的美玉之声。

  西周玉组佩没有严格而明确的定制,但是很讲究玉的色泽和形式的对称与和谐,这套大型玉组佩不但制作对称精工,而且色彩柔和淡雅,代表了当时晋国的最高制玉水平。事实上,晋侯63号墓出土随葬品有4280件之多,玉器总量达800多件,比著名的“中国第一女将军”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墓中出土的玉器都多,其中玉戈就有12件。在墓葬棺外东北角还发现了一件青铜的方盒子,里面装了各种各样的玉器,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商代。

  晋侯63号墓在晋侯墓地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仅仅因为其陪葬品规模的宏大,从墓葬形制来看,它打破了晋侯墓地“一侯一夫人并穴合葬”的墓葬组合,与晋侯62号墓、晋侯64号墓组成“一侯二夫人”的墓葬组合。吉琨璋老师认为“两位夫人应该不是主次的关系,而是先后的关系。有可能63号墓的墓主人是晋穆侯的第二任夫人,因为第一任夫人去世,晋穆侯重新娶了一位妻子。因为对于君王来说,只有明媒正娶的妻子,死后才能合葬在一起”。从这个观点看来,这位晋侯夫人,生前应该是深受宠爱,才会得到如此多的玉器,成为西周时期一位品位不俗的玉器“收藏家”,后人才得以从她一人的墓葬中窥见如此华丽多姿的古代用玉。

  一件玉组佩,一位身世成谜的晋侯夫人,一座打破常规的墓葬,其背后是一段耐人寻味的历史,是古人精湛的琢玉技术,更蕴含着中国古人的智慧与精神。


来源:经济日报

“双线会展”就是打造线上“数字展会国际博览中心”,利用“互联网+”创新传统会展业发展模式,实现线下+线上会展的“双线融合”。为会展行业和观众提供线上会展整体解决方案和服务。有利于实现和促进整个会展行业打造“二维会展空间”的发展愿望

  掌上世博平台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专业数字化展会运营服务平台,主要目标是为会展行业升级创新提供整体互联网+服务。